脸书创始人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说:“通过赋予人们分享的权力,我们’重新使世界变得更加透明。”

在美国发生多起暴力事件后的最后几天,世界变得极为透明。在第一起事件中,戴蒙德·雷诺兹(Diamond Reynolds)直播了一名警官和她的男友菲兰多·卡斯提尔(Philado Castile)的致命遭遇。

然后,一天后,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一名男子在线上出现了录像,在一次抗议集会中枪杀了总共五名警官。

这些视频迅速流行开来。在这两次事件中,社交媒体均领先于传统媒体渠道。无论您是否想看录像,Diamond Reynolds的视频传播的速度都很难避免。在不到72小时的时间内,它被分享了超过500万次。

这为社交媒体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局面。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着一个男人的垂死时刻,震惊并震撼了观众。但是视频的共享提出了更多的问题。人们为什么要看她对男友最后时刻的不自然的平静评论?该定义是否属于社会评论或娱乐范畴?发表言论或侵犯隐私?或者,换句话说,扎克伯格,它只是成为一个更加透明的世界的一部分?

这提出了一个问题,即世界是否真正需要更多的透明度。在一个实时的社会中,人们不断地从被选为虚拟朋友的人们中汲取未经过滤的意识流。观赏已成为一项团队运动。戴蒙德·雷诺兹(Diamond Reynolds)当时是否通过分享自己认为是社会需要看到的东西,作为公民服务并关注不当行为而做些勇敢的事情?还是她只是做了如今已成为许多人的本能的事情,并且只有与所有人分享自己的经验才感到自己被证实?

多年来,1986年有关“挑战者”号航天飞机爆炸的新闻镜头遭到媒体的自愿禁令,因为它被认为具有不良品味以表明“死亡点”。媒体没有机会就这两个最新事件中的任何一个进行辩论。而且,随着诸如Facebook Live或Periscope之类的应用程序使拥有智能手机的任何人成为直播者,未来的辩论不太可能发生。

真正的争论可能是我们希望我们的世界变得透明吗?